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Newton-科学世界

《科学世界》官方博客

 
 
 

日志

 
 

植物奶油恐慌  

2011-01-13 15:53:00|  分类: 精选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植物奶油恐慌 - kxsj - Newton-科学世界

植物奶油并非“一种”确定的食品,而只是一类食品。关于它的应用的争议也有不少年头了,只是因为最近电视台的报道才引发了公众的注意。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有些电视节目有诸多失实之处。那么,植物奶油到底是什么东西?它的“危害真相”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撰文/云无心 

几个易混淆的概念
所谓的植物奶油,是相对于来自牛奶的“天然奶油”而出现的定义。从食品化学角度,奶油就是蛋白质把脂肪分散成小颗粒的产物。在牛奶中,牛奶蛋白把脂肪微粒包裹起来,比较稳定地存在于水中。因为脂肪比水轻,长期放置之后,这些脂肪微粒会浮到上面,就成了奶油。
作为食品来说,天然奶油有两个问题:一是生产成本高;二是其中的脂肪是饱和脂肪,对心血管健康不利。所以,人们后来用牛奶蛋白或者其他蛋白质把植物油包裹起来,然后就分散到水中,就获得像奶油一样的东西。因为植物油主要是不饱和脂肪,与以饱和脂肪为主的动物油相比,对心血管健康比较有利。再加上成本更低,所以受到了食品界的欢迎。这类产品中除了“奶油”,根据不同的原料比例与用途,还有“奶精”、“速溶植脂末”、“咖啡伴侣”、“咖啡增白剂”等等不同的名称或者变种。
这样生产出来的“植物奶油”其实没有什么问题,比起天然奶油,在健康方面甚至有一定优势。但是植物油的熔点低,在常温下是液态的,做出来的“植物奶油”在口感等方面不如天然奶油。要想改善口感,就需要用熔点高、在常温下是固态或者半固态的脂肪,那就需要对这些植物油进行改造—也就是我们听到的植物油“氢化”工艺了。
天然植物油之所以在常温下呈液态,主要是因为它们的分子结构中有一些双键。双键的存在使得这些植物油的熔点比饱和脂肪酸低。所谓的“氢化”,则是通过催化反应,在其碳链双键两端的碳原子上加上氢原子,把不饱和的双键变成了单健,从而提高植物油原料的熔点。如果加氢很完全,植物油就变成了饱和脂肪。但是,完全氢化比较困难,所以在实际操作的氢化油分子中,只有一部分双键被“加氢”,严格说来,这些产品应该叫做“部分氢化植物油”。这样,就有了4种类型的食用油:天然饱和的动物油、加氢饱和的植物油、部分氢化的植物油以及不加氢的天然植物油。
在上述油料中,饱和油不管是天然的动物油还是加氢饱和的植物油,都能够承受更高的温度,对于油炸食品有利。但是饱和油对于人体健康也有不利影响,医学统计结果表明,大量食用饱和油会增加冠心病等疾病的发生风险。天然植物油被认为是安全可靠的食用油,但是能够承受的温度要低得多,对于油炸食品比较不利。部分氢化的植物油介于二者之间,加上成本低,所以在油炸食品中也大受欢迎。此外,因为减少了双键含量,氢化植物油在空气中也会比天然植物油更加稳定。这对于延长食品的保质期效果是很明显的。
不过,在植物油氢化技术出现并应用多年之后,科学家们发现加氢过程中有一些未被加氢的双键会由无害的顺式结构异化成有害的反式结构,这就是反式脂肪的来源。而氢化植物油中的“危险成分”就是其中的反式脂肪。不同的加氢工艺所得到的产品中反式脂肪的含量不一样。所以,在讨论和监管氢化油对健康影响的时候,所要关心的是其中的反式脂肪含量,而不是氢化油食用量—比如说,6克含反式脂肪30%的氢化油就不如5克含反式脂肪40%的氢化油危害大。
也就是说,只是部分氢化植物油有害健康,而它们只是制造“植物奶油”的油脂原料的一种选择。如果选用“健康”的完全氢化植物油,这样得到的“植物奶油”甚至比天然奶油更健康。

 

反式脂肪,到底危害有多大?
有关反式脂肪与人体健康的研究很多,目前,基本上得到公认的结论是:反式脂肪对人体健康没有任何可知的价值,并且,对心血管健康有比较大的负面作用。
研究结果来自于美国哈佛医学院等机构进行的“护士健康研究”。关于这项研究的一篇论文发表在1997年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结论是日常饮食中来自反式脂肪的热量在总热量中的比例上升了2%(大致相当于增加4克),冠心病的发生率增加一倍左右。此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类似研究。2006年,有一篇论文对此类研究进行了综合分析—即把所有这些研究的结果汇总在一起分析,结论也是“来自反式脂肪的热量在总热量中的比例上升2%,会显著增加冠心病的风险”,不过增加值变成了23%。由于综合分析所涵盖的数据更多,所以这个23%的风险得到了更多认同。比如,2010年《美国饮食协会杂志》上发表的综述就采用了这个23%的数字。
关于反式脂肪对人体健康的其他影响,比如癌症、糖尿病等,也有过相当多的研究。许多研究显示了危害作用,有的危害则不那么明显。说它“可能是这些疾病的风险因素之一”是合理的,但是把中国社会的糖尿病人人数增多归因于它,就像把糖尿病归结于这些年来人们吃肉增多一样,在科学逻辑上是不完善的。
不过,从食品管理的常规来说,反式脂肪“对人体没有任何可知的价值”却“对心血管健康有明显的危害”,就足以让它成为一个反派角色。需要注意的是,跟许多媒体上所宣称的“反式脂肪比XX更毒”之类耸人听闻的说法不同,权威机构限制它的原因不是因为它“罪大恶极”,而是根据“风险—收益”平衡的原则—它没有好处只有坏处。就像一个对社会没有做过任何贡献的小偷,确实需要处罚,但是把当地杀人放火的案件都推在他的身上,也是不负责任的。

 

植物奶油和反式脂肪的未来
从公众健康的角度来说,人们摄入的反式脂肪越少越好。但是完全禁止反式脂肪在目前尚不现实。
原因之一是反式脂肪在天然食品中也会有一定量的存在,比如牛羊的脂肪中反式脂肪的含量最高可达5%。如果法律条文要求食品中“不得含有反式脂肪”,那么那些天然含有反式脂肪的产品(比如牛羊的奶和肉),就将成为非法产品;如果要求“不得加入反式脂肪”,那么在执法的时候就必须能够区分食品中的反式脂肪是天然的还是后加的,而这很难具有现实的可操作性。
原因之二是反式脂肪在食品中的应用很广泛,如果突然禁止将使大量食品无法生产。在厂家开发出替代产品之前,这对于社会的消极影响可能超过了积极意义。
基于以上两条原因,现实可操作的做法就是确定食品中反式脂肪的一个“可接受量”。基于反式脂肪对健康的影响,世界卫生组织推荐每天摄入的热量中来自于反式脂肪的不超过总热量的1%,大致相当于2克的反式脂肪。
世界各国对反式脂肪的规定则是基于一个含量要求,但是严格程度各不相同。比如,丹麦规定油中的反式脂肪不能超过2%,而比较宽松的美国则是规定“可以用,但是必须标明”。不过,美国的这个规定是针对工业加工的配方食品,而且当每份食物的含量不超过0.5克的时候,可以标注为“0”。因为这一规定对于餐馆没有影响,所以有一些地方又实行了更严格的规定,比如纽约就不允许餐馆使用氢化油。此外,所谓的“一份食品”并不是“一顿”,而是一个习惯上的概念,比如240毫升牛奶,或者3盎司(84克左右)肉等等。一个人每天需要吃多份食物,这样,多份反式脂肪标注为“0”的食物也可能导致总摄入量超过2克。FDA的这个规定也饱受批评,被许多人认为定得过高,而加拿大的指标就是0.2克。
不过,美国FDA的这个“可以用,但必须标注”的规定还是促进了食品行业改进技术,减少以致消除氢化油的使用,或者促使生产厂商改变生产氢化植物油的工艺,降低反式脂肪在氢化油中的含量。此外,一些经过改造的油料作物,也能生产出性能接近氢化油但是不含反式脂肪的产品。
植物奶油和反式脂肪的命运将会不同:现在的植物奶油饱受批评,是因为它们“用人不当”—使用了含有反式脂肪的氢化油。如果使用反式脂肪含量很低的氢化油作为植物奶油的原料,那么这种“健康奶油”依然能够焕发青春。而反式脂肪,虽然不是许多媒体宣称的那样“罪大恶极”,但是小偷在食品这个“永远严打”的圈子里是不被接受的。它的命运,只能是逐渐边缘化,直至最终退出历史舞台。
对于消费者来说,需要注意的是:使用氢化油的那些食品,往往是高糖、高脂且营养单一的食品。即使不使用氢化植物油,也要使用别的含饱和脂肪多的油来调节风味口感,而这些同样是不健康的因素。是否使用氢化植物油,只是健康风险大小不同,而不是“有害”和“无害”的差别。

  评论这张
 
阅读(7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